册母为后

 册母为后

  作者:烈烈风中



大梁国皇后苏月心,绝代芳华,艳冠天下,夙着懿称,宜膺茂典,在民间和朝堂都享有极高的声望,被誉为大梁国历史上的第一贤后。然而全国上下没有人能料到,她有着一种奇特的体质,在端庄贤惠的外表下有着极强的性欲。她与惠妃之子,皇太子李羌保持着长期的不伦关系,李羌也凭借着皇后的暗地里帮助牢牢占据着储君的位置。然而当她发现她成年后的亲生儿子,皇四子李阙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发她彻底的情欲之后,便毅然决然地投入了亲生儿子的怀抱。李阙为人心机深沉,手段毒辣,对自己生母有着极强的占有欲,决心用尽一切手段登上皇位,冒天下之大不韪册封自己的生母为妻。

 

 第01章帝京,皇宫,御花园。

 

 幽清冷寂的小池旁里的假山之中传来了动人心魄的呻吟,声音娇媚柔软,百转千回,但内容却是那样的淫靡不堪。在假山中被掩盖了的一座大石上,两具雪白的肉体正痴缠在一起,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怀中正躺着一位身材丰腴的中年美妇,狐媚的瓜子脸,纤细的腰身,和那能把青年的头完全淹没在其中的雪白大奶子完全不成正比。此时那高耸的山峰之上乳头因发情而变得浑圆,美妇人不但奶子大,而那巨乳上的乳晕更是大于常人,粉红而迷人。

 

 「乖儿子,母后想死你了。」美妇人扬起精制姣好的面容,一双眼睛中的春意浓得仿佛要滴出水来,用着勾魂夺魄的甜腻声音向青年撒娇。

 

 青年狠狠吻住美妇人粉红薄嫩的嘴唇,用自己的舌头缠绕住妇人的舌头,与她交换着唾液。一只手绕过妇人光滑赤裸的背部紧紧搂住她,另一只手如同填平山谷的石柱一般插入美妇人深不可测的乳沟中,交替玩弄着美妇人白嫩硕大的双峰,那丰腻的乳球在青年的手掌下不断变幻、颤动,峰顶上的乳晕仿佛开放到极致牡丹花一般鲜艳。

 

 一段深吻之后,青年的舌头突然离开了妇人的嘴唇,一把含住了妇人乳峰上的牡丹花,吸吮着细嫩花蕾的同时还不时卷动着周围大片白花花的乳肉。美妇人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地娇呼一声,白皙的面容上猛然绽放出浓烈的春情「好儿子,你舔的母后好舒服啊!」。她一把抱住青年人的头,挺起丰硕的胸脯往青年人嘴里送,然后激烈地用柔软的手掌在青年人的背部抚摸。眼神里的性欲加浓厚地似乎能把青年整个吞下。

 

 青年放佛也被美妇人的热情感染了,离开口中含着的颤巍巍滴着口水的大乳头,又继续对着美妇人的小嘴狂吻,一边说着:「好母后,好娘亲,你真是要迷死我了,我每天无时无刻不再想你。我要你,你只能被我一个人干!」一边开始用另一只手在美妇人早已湿淋淋的下体上摸索。

 

 「乖儿子,母后心中也只有你一个人。我恨不得天天都躺在你怀里,只被你一个人操干。啊!……」美妇人长长一声惊呼,「好儿子,舒服死母后了,用力抠,抠干母后的浪水啊……啊……乖儿子……玩死母后了」原来青年的修长手指正在用力抠弄着美妇人的骚穴,一股股的淫汁从妇人的蜜洞流出,渗入岩石的细缝。

 

 「母后,天下人做梦也想不到他们敬爱的皇后娘娘发起骚来是这样淫荡诱人吧!」青年人颇有感慨地调侃了一句,伸入更多的手指抠弄着美妇人褶皱的甬道内壁,刺激地美妇连连惊叫,「啊……啊!……他们当然想不到,因为我的淫荡只给我的太子殿下一个人看呀!」美妇人深情地望着青年人,再次用艳红的嘴唇吻住青年,眼神中满是爱意。

 

 青年似乎很满意妇人对自己的迷恋,抓了一把美妇人因为太过巨大而乱晃的乳房之后骑上了美妇人,把自己的阳具对准妇人的阴道准备要插入。妇人欣喜地望着青年人斗志昂扬的肉棒,晃动着大肥臀以便更好地调整角度迎接插入,「宝贝儿,母后爱死你的亲亲肉棒了,快用她来让母后升天吧!」美妇人淫荡的话语刺激得青年肉棒似乎又胀大几分,他腰部一发力,把肉棒狠狠地刺入这美妙的桃源洞中。「啊……」伴随着一声幽深娇媚的尖叫,青年的肉棒深深没入美妇人的甬道,感受到内壁有力的挤压,青年人也舒服的哼哼了几下。

 

 接着他双手按住美妇人纤细的腰肢,开始激烈地在妇人身上耸动起来,频率越来越快。而美妇人的浪叫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啊……啊……啊啊啊啊……好舒服……要上天了……啊啊啊啊啊」美妇人抬起修长光洁的长腿紧紧勾住青年,双臂环紧青年的脖子,全身心地感受着青年人有力的冲刺。

 

 「啊……好舒服……母后你的小穴好紧啊……我要操死你着大白奶子的浪货……」青年人也变得更加激动,双手开始胡乱地搓揉美妇人的雪峰。

 

 「啊……太子殿下轻点……妾身的奶子要被你揉爆了啊」美妇人肆无忌惮的呻吟在园林内回荡。「「啊……我操死你这母仪天下的端庄皇后!」年轻人达到了最快的抽插频率,肉棒在美妇人阴道里飞速地进进出出,溅飞出一朵朵淫水浪花。

 

 美妇人也被操得舒爽到极致,嘴里胡乱呻吟着,丰厚的大肥臀挺动着,使身下的岩石都有了微微的晃荡。从远处看去,由于假山的遮盖,只能看到一块大石头正在有规律地振动着。

 

 「啊……母后我要射了」青年人气喘吁吁地说道,眼神开始因为快感而有所涣散,似乎马上就要控制不住自己。

 

 「啊……小宝贝,你想射在母后哪个位……置上,除了里面都……可以哦」美妇人声音颤抖着,淫荡而诱人,全身雪白的肌肤上透出粉红的颜色。

 

 「骚母后,我要射在你的淫荡大屁股上啊啊啊!」年轻人拔出肉棒,美妇人心领神会地转过身,把脑袋伸出岩石的范围凌空在水面上,而大屁股高高翘起,如同发情的母狗一般等待雨露。年轻人快速鲁动着肉棒,显然随时就要发射了,这时美妇人用力晃动了几下肥臀,那白肉乱颤的样子刺激得年轻人再也把持不住,一发浓精射到了美妇的右臀瓣上,顺着臀沟又流了些许到岩石上。

 

 青年人舒爽之际地瘫软到美妇的娇躯上,两人静静地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半晌,美妇温柔地抚摸着青年的脑袋:「好了宝贝,哀家离开寝宫的时间够长了,是时候回去了。」青年人听罢不舍地吻着美妇人的脸颊:「母后,我好想和你一直这样呆下去。」美妇人嘴角含笑,如同春风化雨般地安慰道:「傻孩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说罢起身,抓起岩石另一边的凤袍穿起,「对了羌儿,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大元帅闵柔再过几日就要得胜回朝了,这件事你要早作准备。」青年听到妇人谈起了正事,也顾不上去欣赏妇人穿衣时半遮半露的诱人风光,而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母后提醒的是,闵柔是我登基路上的最重要不确定因素之一。自古兵权决定话语权,哪怕不能争取到她的支持,也绝不能让她与其他皇子勾搭上,我的太子之位绝不能有任何威胁因素。」美妇人把一只华丽的凤钗插入头发,「羌儿你放心,大元帅从来都是专注军事不理政事,未曾听到表露过对任何皇子的亲近,也正因为如此皇帝陛下才对她绝对的放心。你只要能在她面前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适当地向她示好即可,无论成不成,总不至于将她推向对立面。」「母后此言也是我的态度,只是我心中总觉得有一点不安。」这时,一个穿戴整齐,气质端庄的中年美妇就出现在青年人眼前,「有何不安?」只见这妇人乌黑亮丽的头发高高盘起,搭配一只光彩流转的点翠八凤钗,显现出中年妇人的成熟美艳与国母身份的大气庄重,往下看粉黛轻施,面容精制姣好,尤其是一双媚眼勾魂夺魄,眼角有一些轻微的鱼尾纹隐现,但这非但没有破坏她的美丽,反而平添上中年妇人的成熟美艳,风韵犹存。浅红色的锦缎长裙拖地,外披一层素色轻纱,将美妇凹凸有致的身段尽显无余,而胸前高高的突起则对任何男人都是一股致命的诱惑。

 

 美妇人一收刚才在性爱时的浪荡表现,长裙一摆,莲步轻移,嘴角含笑地望着青年。

 

 青年一时也忘记要怎么接话,愣了一会儿,妇人见状转身便要离去。

 

 「母后且慢,孩儿还要提醒母后一件事情。」青年突然拉住了妇人,妇人转身正迎上青年灼灼的眼睛,「母后切莫忘记,永远不要让你的亲生儿子,我的好弟弟李阙起那争储之心,否则的话,纵然有你这层关系在,我也不会心慈手软。」美妇人眼里一丝不满一闪而过,但很快收敛住,就轻笑着在青年人的唇上点了一口,娇媚道:「你这坏孩子,把别人娘亲都操了,还指望别人和你争吗?」说完转身,扭着挺巧的大屁股就离去了,留下青年人直勾勾地盯着那肥臀,似乎下体又硬挺起来。

 

 然而两人都没有料到的是,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有一个身影在假山的背影处观看着这一切。这是一个少年人。年龄不过十七八岁上下,身材匀称,相貌清秀,眼神刚毅。这少年便是大梁国的四皇子李阙,也是刚才的美妇人的亲生儿子。而那美妇正是大梁国万众爱戴的皇后苏月心,任谁也想不到,她竟与皇太子李羌有着不伦的奸情。而少年显然已经从初看时的震惊恢复过来,如今他的眼神里除了压制住的愤怒之外,竟还有一丝……欲望?不过这也难怪,皇后苏月心流着淫水浪叫的媚态天下间应该没有任何男人能够抵挡住吧,就算是她的亲生儿子。

 

 少年静静地等候到太子也离去之后才闪身而出,走到刚才二人乱伦的那块隐蔽大石上,此时地上还流着一淌皇后留下的淫水,少年用指尖轻点了些许放在嘴里尝了尝,露出了陶醉的神色,而后又转变成了愤懑。「我苦心布局隐忍多年,本以为能与太子一争高下,却没想到本来有绝对把握支持自己的母亲变成了对手的胯下玩物。李羌啊李羌,难道你就凭着你那胯下之物就打败我了吗!」片刻,少年离去,只留那一滩淫水仍缓缓流入石缝。

 

 御花园门口,一众侍女和太监已等候皇后娘娘多时。

 

 「娘娘的精神可还好些了」一面色清秀的小太监迎了上来,只见他约莫十七八岁的模样,长了个讨人喜欢的小脸蛋。

 

 「嗯,本宫看那池塘北侧的晚樱开的有些杂乱,你明儿找几个人手好好休整下。」「诺!」小太监恭敬退下,「起驾回宫!」皇后娘娘一脸威仪地登上了凤鸾,身后跪倒了一地,目送着皇后端坐着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