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女警官

 凌辱女警官

  作者:烈烈风中


第1章女刑警队长林艳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接到一个手机电话,这是一个匿名电话,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告诉她说,龙野一个人正在西山公路旁小树林里的一间木屋等人。

 

 听到这个消息,林艳兴奋不已,她太想抓到龙野了。龙野是“青龙帮”的帮主,“青龙帮”杀人放火,走私贩毒,拐卖妇女,开设赌场、妓院,无恶不作。

 

 林艳接手“青龙帮”的案子也有一段时间了,她已掌握了“青龙帮”犯罪的大量证据,就在几天前,她在西山的木屋还抓捕了几名“青龙帮”的骨干分子,所以她一听到龙野就在那间木屋等人时,她没有通知其他刑警队员就独自一人驱车前往,她怕贻误战机,同时还有一点贪功。

 

 龙野在等人,等什麽人?这一点她大意了,她虽然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但女人更容易冲动,她忽略了这一点,她不知道龙野等的人就是她°°林艳。

 

 林艳到达西山木屋的附近时,已接近黄昏时刻了。她将“三菱”牌越野车停在路旁,下车後,拔出“七七式”小手枪,猫着腰,慢慢向木屋靠近。

 

 龙野和周仁就在附近的小树林里看着她,他们见她一身白色素装,长发束在头上,胸部高挺,屁股微翘,腰肢柔软纤细,实在是太美了,特别是她的腰身,那身段之美,看得两人不由得一阵心动,他们就像在看即将到手的猎物,有种莫名的兴奋,他们的脑中已浮现出林艳跪在他们面前哭着求饶,并按照他们的命令摆出各种姿势被迫接受凌辱的情景,想到这里,他们都有一种想要射精的冲动。

 

 林艳这时有点後悔自己穿了一套白色的衣服,在黄昏里显得非常刺眼,但已没法子换了。她已靠近木屋,木屋里亮着灯,表示有人,她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一脚将门踢开,冲进屋里,用枪指着前面,大喊一声∶“不许动!”

 

 但令她大吃一惊的是屋里竟空无一人!

 

 她正准备转身出来时,两枝手枪已分别抵住她的头部和腰眼∶“把枪丢了,把双手抱在头上!”

 

 林艳知道中计了,没办法,只好把枪丢了,双手抱在头上。

 

 一双肥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乱摸,并握住她的乳房揉了起来,林艳将身体扭了扭,怒道∶“干什麽?你们知道这是在犯罪吗?”

 

 那双手抖动了一下∶“少废话,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那人说着就移开手在她身上其它地方搜索。

 

 “把手放在後面!”

 

 当手铐被搜出来时,那人命令道,她只好把双手放到身後,让他们把她反拷起来,她还想反抗挣扎时,一个肥胖的大汉打了她两耳光,她的脸颊登时红肿起来,那人又用双手抓住她的乳房使劲拧了起来,“啊┅┅”林艳惨叫一声,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算了吧,回去再收拾她嘛!”

 

 另一个较瘦的人劝道。胖子把她的皮带抽出丢掉,并伸手将她的发夹取下,她的长发像瀑布一样流泻下来,散发出一阵诱人的清香,看得两人半天没回过神来。

 

 “张彪,把她带回去吧,老大在等着呢!”

 

 一人说道,“好,李军,你把她眼睛上再带她走。”

 

 於是一块黑布将她的眼睛上了,然後两人将她架起,拖了出去,塞进一辆小车里开走。胖子叫张彪,瘦子叫李军,两人都是“青龙帮”出名的打手。

 

 林艳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自己明明是来抓捕罪犯的,现在却反而被罪犯俘虏了,这不能不算是一种莫大的耻辱。是谁打电话告诉她龙野在这里的?当时为什麽不仔细想一想?知道她手机电话号码的人不多,只有赵局长和她手下几个比较亲近的队员知道,难道有人出卖她?打电话的人的声音无法听出是谁,她回去後一定要找出这人。

 

 车里没人说话,也没人再对她非礼,她被着眼睛什麽也看不见,只感到车子像是往山上去的。她不知道他们要把她带到什麽地方去,他们会怎样对付她?

 

 会不会被毒打?会不会被轮奸?哎┅┅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办法,管它哪,什麽都只有承受了,一定要想办法逃走,一定要将这帮坏蛋绳之以法。她就这样一路上胡思乱想着。

 

 第2章林艳被押到了西山山顶的一栋别墅。林艳外穿一套白色的丝织西式上衣和长裤,内穿一件黑色高腰胸衣,脚穿一双黑色高跟皮鞋,披散着长发,一条黑布住双眼,一副手铐将她双手反拷着。黑帮成员李军和张彪一左一右架着她,将她带进别墅的大客厅,让她站在客厅中间,然後将眼的黑布取下。

 

 林艳适应了一下光线後,见客厅的沙发上已经坐着三个人,中间一个是黑帮头子龙野,左边是黑帮军师周仁,右边是黑帮二头目王奎。见到这三个人後,林艳大惊失色,龙野阴险毒辣,周仁鬼计多端,王奎凶暴残忍,落到他们手中不知道会受到什麽样的残酷折磨。

 

 这个黑帮团夥主要成员的档案材料,在接手侦破这一犯罪团夥时就已经调阅过,她知道他们这帮人杀人放火,走私贩毒,无恶不作,特别是对待女人更是残暴。她曾经参加过对被他们虐杀的女尸的解剖工作,所以她知道女人落到他们手中是什麽样的下场。林艳今天落到他们手中,她将受到的凌辱是无法想像的,而且,她曾经抓捕了他们的几个团夥成员,使这一团夥受到了一定的打击,他们对她将会加倍的折磨。

 

 林艳的内心痛苦极了,她面前的这些人全是她要抓捕的罪犯,曾经是对她闻风丧胆的匪徒,而今天她将被迫接受他们的侮辱。屈辱使得她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她全身开始冒出冷汗,她紧咬着嘴唇,美丽清秀的脸上充满了苦闷,全身因屈辱而战栗着。

 

 “跪下!”

 

 龙野突然大吼一声。林艳打了一个冷战,她迟疑了一下,现在已经没有选择的馀地了,她默默地低下头,然後慢慢地跪了下去。

 

 “你必须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听清楚没有?”

 

 周仁缓慢地说。

 

 “是!”

 

 林艳只好认命了。

 

 “叫什麽名字?”

 

 周仁问。

 

 “林艳。”

 

 “年龄?”

 

 “28岁。”

 

 “身高?”

 

 “1米70。”

 

 “体重?”

 

 “45公斤。”

 

 “三围?”

 

 “为什麽问这些无聊的问题?”

 

 林艳气愤地问。王奎突然站起来,过来抓住她的头发就是两耳光,林艳的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

 

 “你必须回答任何问题,还用重复吗?”

 

 周仁问。

 

 “明白了!”

 

 林艳哭泣着回答。

 

 “三围?”

 

 “38,20,36。”

 

 “结婚没有?”

 

 “没有。”

 

 “是不是处女?”

 

 “┅┅不是。”

 

 林艳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和多少个男人性交过?”

 

 “求求你们,别问这样的问题!”

 

 林艳哭着哀求。

 

 “拿皮鞭来,先抽她十下!”

 

 龙野恶狠狠地吼叫。

 

 李军去取来一根黑色的牛皮鞭,和张彪一起将林艳按在地上,然後李军用皮鞭朝她的背部和屁股狠狠地抽打下去。清脆的鞭鸣声中,林艳的屁股剧烈地颤动着,每当皮鞭落下一次,她就因痛楚而将脸庞抬起一回,她咬紧牙关,忍住不发出惨叫声,她简直想咬舌自尽来逃避这非人的痛苦折磨。

 

 鞭打至第八下时,她终於忍不住开始惨叫∶“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什麽问题都愿意回答!”

 

 林艳痛苦地呻吟道。

 

 鞭打在第十下结束,她又被恢复跪着的姿式。

 

 “继续刚才的问题!”

 

 “是,我前後和五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第一个是我的初恋情人,但我有一次执行卧底任务时被三个男人轮奸後和他分了手;第五个男人是我的上司赵局长,我被他玩弄了两年,他是一个玩弄女人的老手,我经常被他整得死去活来。”

 

 “这个问题回答得不错!学历?”

 

 “刑事侦查学院刑侦系硕士研究生。”

 

 “学历挺高的嘛。职业?”

 

 “警察。”

 

 “职务?”

 

 “刑警队长。”

 

 “警衔?”

 

 “三级警督。”

 

 “现在谈谈我们被抓的几个兄弟的情况。”

 

 “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的!”

 

 “放肆!你敢不回答问题,你知道後果吗?”

 

 “知道,我落在你们手中,你们想怎麽样对我就怎麽样对我,我无法反抗,但你们想了解我工作上的情况,那是机密,我不会告诉你们!”

 

 “把她押进地牢刑房,让她知道什麽是人间地狱!”

 

 龙野恼羞成怒地大吼。

 

 王奎上来抓住林艳的长发,将她拖向地下室。王奎拖她时她是跪在地上的,只有双膝并用,跪着跟他走。

 

 第3章进了地下室,林艳倒吸一口凉气。地下室是真正的地狱刑房,墙上插着几支火把,用以制造黑暗的恐怖气氛,使得地下室更加阴森可怕;四周都挂着铁链,有一壁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鞭子,皮鞭、钢鞭、绳鞭应有尽有,中间有绑人吊打的木架,还有刑椅、木马刑具、像手术台的刑床,以及各种变态虐待的器具,这些东西上面还沾着斑斑血迹。林艳的内心恐怖极了,她後悔怎麽不小心落入这帮人手里。“你们是群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