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大将军(一)

   台北大将军(一)

    作者:烈烈风中
 

 

 「当┅┅当┅┅当┅┅」下午四点半台北市某绿衣黑裙着名的女子高中,放学的钟声响起,高一女生雷永芬拿起书包,头也不回冲出教室,她必须在五点半以前回到树林的家中,如此她才有可能在七点半以前做完家事与复习功课。

 

 七点半以後,她的「爸爸」回来,她的时间就完全属於她的「爸爸」,她就只是「爸爸」的性奴隶,而完全没有自己的时间了。

 

 两年前,雷永芬考上人人称羡的这所女中,她家里有钱,父亲是雷氏企业董事长,然而,在她高一那年的寒假,一次全家出游,在南部碰上连环大车祸,她的父亲、母亲、哥哥、弟弟当场死亡,而她头部撞伤,昏迷不醒,送医急救,幸运的留存在世界上。

 

 但对永芬来说,这次车祸大难不死,不知是她的幸或不幸。

 

 永芬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头部撞伤,大量失血,经过医生急救,幸运的逃离死神,却在医院昏迷了一个月,一个月後,永芬醒来了,虽然醒了,但是由於车祸的强烈撞击,她的脑神经受损,永久失去了记忆,连她自己叫什麽名字,她都不记得了。

 

 在医院时,是她叔叔雷大德告诉她,她叫雷永芬,她才知道她自己的名字。

 

 永芬在医院疗养了半年,她的叔叔雷大德每天都来看她,照顾她,推她到病房外走走,她感觉到叔叔对她很好,感觉亲情对她的温暖,却不知道,雷大德暗中计划着谋夺她爸爸的庞大产业,及永芬那令人垂涎欲滴的肉体。

 

 大德计划把永芬变成专属於他个人性欲发泄的奴隶,以报复永芬的爸爸大宇二十年前,把大德赶出兄弟俩人一起创办的公司,又抢走了大德如花似玉的女朋友碧月,成了大宇的妻子。

 

 大德在外面只身奋斗二十年,一直想要报复。二十年了,终於让他等到了机会,大宇一死,大德和永芬就是雷氏企业的继承人,而永芬因为未成年又失去记忆,大德名正言顺的成了永芬的监护人。

 

 他开始盘算调教永芬的计划。

 

 住院半年,永芬出院了,她的伤势痊愈,医生说仍然需要好好休息,大德带着永芬回到树林原来永芬的家中,这里已经变成大德的住家。一进门,大德叫永芬∶「脱光衣服。」永芬楞了一下。

 

 「叫你脱还不快脱!你以前在这个家里都是不穿衣服的。」永芬不相信,大德便拿出一堆照片给她看。其中一张,照片中的永芬全身赤裸,双手绑在後面,乳房上下有绳子绑着,正坐在爸爸雷大宇腿上,大宇肉棒正插在永芬的小穴中;另外一张是永芬及碧月被绑着,小穴中正插着电动按摩棒,接受大宇的调教。

 

 永芬羞红了脸也惊呆了,颤声说∶「这┅┅这真的是以前我的生活吗?」大德说∶「你根本就是个小淫娃、小荡女,不然怎麽会有这些照片?你们真是个淫乱大家庭。」其实这些照片是大德用MAC电脑合成的,这是他调教永芬计划的一部份。

 

 永芬看了照片後,顺从的脱下衣服,她那已经发育成熟的胸部有33D,身体肌肤吹弹可破。

 

 大德叫永芬跪下,对永芬说∶「小淫娃,从今天起,我不是你的叔叔,我是你爸爸,也是你的主人,知不知道?」永芬点了点头。

 

 大德又说∶「小淫娃,以後只要在家里,都要像以前一样,不能穿衣服。」说着,大德掏出她的大肉棒对永芬说∶「舔它把它含在嘴里。」永芬不从,大德一个巴掌掴过去∶「还说要听我的话,快跟你的小主人打招呼。」永芬只好把大德的大肉棒放到嘴里吸吮起来┅┅从那时起,永芬就展开了她奴隶的生活。

 

 (待续)

 

 台北大将军第二部作品,我没有YSE99兄的文笔,但是我尽量努力中。

 

 之前的风风雨雨使我一度不想创作,网友的批评我通通接受,但是要创作一篇文章是很困难的,批评大家都会,但请大家多多动笔写,就知道多困难。

 

 台北大将军(二)

 

 以後的日子,永芬的家中充满淫邪的肉欲。每天大德要出门去雷氏企业前,都要永芬跪在门口帮大德口交;大德出门後就把永芬的乳房上下用绳子捆绑好,下半身也用绳子紧紧绕过阴户,除此之外,永芬是自由的。

 

 大德也不怕永芬出去,而每天七点半大德下班前,永芬同样一丝不挂的跪在门口迎接大德,大德进门要永芬先帮他口交後,再要永芬跟他性交,然後才给永芬吃饭。大德要永芬像狗一样跪着,双手绑在背後,把晚餐放在盘子里面,用这种方式来吃。由於不能用手,永芬每天晚餐吃得很难过。

 

 吃过晚餐,大德又和永芬性交一次,才和永芬一起去洗澡。他要求永芬一定要用永芬那对33D的奶子帮他擦肥皂。当要睡觉的时候,永芬有时被大德吊起来整夜,大德和永芬性交完毕就沉沉睡去,不把永芬解下来,永芬就这样被吊着睡。有时大德把永芬的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成大字形,让永芬这样睡。

 

 转眼之间,到了开学的时候,由於医生说永芬仍需要休养,大德拿着医生证明帮永芬办了一个学期的休学,他要永芬这半年来习惯他的调教,变成肉欲的奴隶。

 

 这段时间,雷氏企业内部也起了大变化,大德入主雷氏企业以後,藉故把大宇时代的老干部全部资遣,进用了一批新人,同时把雷氏企业搬到敦化南路商业大楼。他把自己的办公室独立一间,有独立的出入口,其他的员工和大德的办公室有一段距离,平常很难见到大德,只有一个人可以随时见到大德,那是大德的特别助理麦玮琳。

 

 她是大德入主雷氏企业以後进用的新员工,某大学企管系毕业,身高165CM,胸围34C。玮琳每天都在大德的办公室办公。

 

 这天,大德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玮琳泡了一杯咖啡给大德,拿了一叠公文∶「报告董事长,这是CB营造厂给我们的合约,麻烦董事长看一下。」大德随便看了一下合约,丢在一旁,伸手抓住玮琳的手,把玮琳拉到他的腿上坐下,双手开始伸进玮琳的衣服内抚摸玮琳的乳房。

 

 玮琳抗拒着、挣扎着∶「董事长,不要┅┅」大德给了玮琳一巴掌∶「不要?你以为为什麽我会给一个大学毕业的新人那麽高的薪水,还让你做特别助理?」他强行解开了玮琳的上衣,露出玮琳那被胸罩覆盖着的奶子,伸手抚摸着。

 

 玮琳仍然挣扎着,大德随手拿起桌上的裁信刀,在玮琳的脸上轻轻划着∶「你再挣扎,我就用力划,嘿嘿到时你那如花似玉的容貌就毁了。」玮琳仍抗拒着「董事长,不要,待会有人进来会看到。」大德一手拿着裁信刀,一手扯下了玮琳的胸罩,玮琳那两颗诱人了奶子跳了出来。大德冷笑着∶「我的办公室是没有人会进来的,而且没人会听到的。」大德用力捏着玮琳那粉红色的乳头,一面说∶「好好顺从我,我不会亏待你的。」玮琳迫於大德的淫威,不再挣扎。大德双手把玩着玮琳那两个硕大的奶子,一边用舌头舔着玮琳的乳头∶「你的奶子这麽漂亮,用胸罩遮起来太可惜了。」玮琳被大德舔得有了感觉,乳头渐渐变硬。大德看了∶「这麽敏感,以前有过几次经验?」玮琳喘着气回答∶「二┅┅二次。」大德说「真的吗?我看不像,这麽快就有感觉。」说着,把手深进玮琳的裙内,手指隔着内裤向玮琳的阴部探索着。

 

 玮琳哀求着∶「董┅┅董事长,不要,那边不行。」「还说不行?你看都湿成这样了,你一定很想要吧!」大德伸手脱下了玮琳的内裤,解开自己的裤子拉炼,大德的肉棒弹了出来。

 

 玮琳一见,惊叫了声∶「好大,吓死人!」大德冷笑着∶「待会马上让你尝尝这大肉棒的滋味,一定让你欲死欲仙。」接着大德就把肉棒挺进玮琳的阴户。

 

 抽插了数百下後,玮琳便喘着气呻吟∶「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啊┅┅你┅┅董事长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大德听玮琳这麽说,一边减缓了抽插的速度,一边问玮琳∶「你真的这麽爽吗?」「董┅┅董事长┅┅是┅┅是呀┅┅」大德看看也差不多了,拔出肉棒,放在玮琳嘴边。「含在嘴里!」大德命令着。玮琳只好乖乖张开嘴巴,大德把精液都射在玮琳的嘴里。

 

 「吞下去,一滴都不准漏出来!」玮琳把大德精液都吞了下去。

 

 (三)

 

 大德看了看玮琳,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无法脱离他的手掌心,他开口对玮琳说∶「明天开始,你要照我要求的穿着来上班。」他开始命令着∶「首先,上衣只能穿白色丝质的。」「其次,你的裙子,只能够刚好盖过屁股,并且只能是前开襟的,不能是窄裙。」「最重要的,除了我要求的以外,不准穿任何内衣内裤。」玮琳听了,羞红了脸对大德说∶「报告董事长,那。那不等於没有穿一样,很容易被其他同事看光光的,太丢脸了,我不要!」「你明天起,从我的专用出入口进出,没有人会看到的。」玮琳抗拒着说∶「这样穿太丢脸了,人家不敢。」大德一把扯住玮琳的头发,给了玮琳一巴掌,冷笑着。

 

 「小宝贝,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否则你看这是什麽?」只见大德按了按桌上一个遥控器的按钮,墙上马上投射出一部春宫影片,玮琳一看,那画面中的女主角不正是自己。

 

 大德说∶「我的房间装有隐藏式摄影机,刚刚的精采镜头通通拍下来啦,你如果不照我的作,明天这一部片子会被录成录影带及VCD,在全国同步发售,你想让全国男人都看到你刚刚淫荡的样子吗?」玮琳没想到大德有这一招,只好屈服,大德说「你知道了吗?要不要我重复一次?」玮琳说∶「报告董事长,我知道了。」大德从办公桌的抽屉中拿出了十万元丢给玮琳。

 

 「你拿这些钱去准备明天起上班的服装,顺便把你的头发泄成棕色。还有鞋子不能穿这种的,要穿能露出你脚趾的凉鞋,你现在可以下班了,不要忘记。」玮琳拿了钱走了,大德知道他又有了一个办公室的奴隶。

 

 大德下班回家,一进门,永芬跪在门口,说∶「小淫娃迎接主人回家,小淫娃把晚餐准备好了,现在跟小主人打招呼。」永芬一把拉下大德的拉炼,掏出大的的肉棒吸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