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畜

     家畜

  作者:烈烈风中

 

 

 我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为了业绩,常常需要加班到晚上10点多,有一天我提早下班回来,在快要到家时,在附近的巷子内听到女人的呻吟声,这是一条深黑的死巷,一般人跟本不会想进去,除了附近的一些调皮捣蛋的小孩外,我慢慢地接近声音的发出处,为了避免被发现,我压低着身子,从垃圾筒旁边的小缝探看,这一看非同小可,一个年约35岁丰熟的女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双手被捆绑在背後,两条白嫩的大腿也被大大地张开,女人最羞耻的部位让人可以一览无疑,这女人被这样羞辱,可是她的表情却是一脸陶醉,口中不断地发出牝兽般地喘息,这女人被三个年约12,3 岁的小男孩围绕着,这些小鬼就是我家附近那群讨人厌的小鬼,这些小鬼是我们社区的头痛人物,常常带给社区很多困扰,最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像是母猪般被玩弄的熟女竟然是我老婆小君。一开始我怒火攻心,原想冲出去教训这群小鬼,可是又想到小君竟然这么陶醉,想必不是被强迫,於是我打算先不打草惊蛇,便继续躲在旁边观察。

 

 「小杰,你去把母狗的狗穴拨开」一个个头较高的小孩命令另一个小孩。

 

 那个叫小杰的男孩很快地把小君的淫穴拨开,明显地可以看到小君处於极度发春的情况,淫水沾满了整个淫户,淫亮亮的淫水不断地从小君的阴户流出。那个带头的男孩随手捡了根树枝,伸进小君的阴户内搅弄,这一搅似乎骚到了小君的痒处,小君阴户开始收缩,肥白的臀部颤抖个不停。

 

 「贱狗,我有叫你高潮吗 ?」带头的小孩踹了小君一脚。

 

 「呜,啊啊啊……」小君闷哼一声。

 

 「小练,我看这头母狗在发情了,我们应该带她去打种」另一个小男孩说道。

 

 「有道理,把她松绑吧」那个叫小练的男孩发出命令。

 

 很快地,小君被松绑了,一被松绑,小君很熟练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对这三个男孩献媚,一下子晃着屁股,一下子用头去磨擦男孩们的裤管,男孩们丝毫不理会地边吃零食边聊天。

 

 「这母狗学得倒挺快的,完全是条狗了」小练斜眼看了看小君。

 

 「想当初她还自以为是的想教训我们」另一个小男孩说。

 

 「是啊,结果还不是一样,女人就是这样,只要能让她爽,甚么都会做」「母狗你说是不是」小练踢了一下小君的臀部。

 

 「呜,汪汪」小君一脸愉悦地狗叫了两声,还露出舌头,像狗一样地对着三个男孩献媚。

 

 「好了,该走了,这母狗的老公也快回来了,我们带她去公园溜溜吧」说完小练拿出一副狗练和项圈。

 

 一听到要去公园,小君似乎很兴奋地绕着三个小男孩爬来爬去,简直和真正的狗没两样。扣好项圈後,小君就一路狗爬地和小男孩到附近的公园,我也尾随过去,一到公园後,男孩就把练子和项圈分开,小君很服从地趴在地上。小男还吹了声口哨,一条黑壮的黑狗从公园深处跑了出来。

 

 「黑豹,你老婆来了,好好玩吧」小练摸了摸黑狗的头。

 

 黑狗走到小君身後,闻了闻小君的阴户,小君也努力地摇晃着白嫩的臀部,最後黑狗骑了上去,天啊,我老婆竟然被黑狗干了,边被干小男孩还拿出DV边拍,小君似乎爽昏了,口里不断发出似人似狗的声音。

 

 「呜……汪。喔喔,好爽喔,小君是主人们的母狗,是黑豹主人的老婆,汪汪汪,请主人好好欣赏,啊啊……啊」我应该要感到愤怒的,奇怪的是,我竟然勃起了,看到小君像母狗一样被玩,我竟然会如此地兴奋。我决定先回家等小君回来,再找机会问个清楚。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客厅的沙发等待小君回来。

 

 「喀啦」一声开门声,我知道她回来了。

 

 「啊,老公,你回来了啊」小君对我的早归似乎有点惊讶。

 

 「嗯,今天没甚么事,所以早点回来了,你去那了 ? 」我故意问道。

 

 「我去找隔壁的王太太聊天」小君赶紧答道。

 

 「喔!这么晚,以後别这么晚出门」「嗯,遵命,老公」小君报给我一个甜美的笑容,「那我去洗澡了,流了一身汗」小君匆匆地走向浴室。

 

 看到小君的笑容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趁着她去浴室洗澡的时,在她的书桌上翻找,看能不能找出一些线索,小君不是呆子,结果当然是啥都找不到。我当然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我慢步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思考该如何进行下一步。就在我思考的同时,小君洗完澡了,微湿的头发加上修长的美腿,让我实在无法和今天看到的小君接连在一起,究竟这些小男孩对她做了啥,让她愿意心甘情愿地当母狗供他们淫乐。

 

 「老公,你在想啥」小君窝到我身边来,阵阵的香气向我袭来。

 

 「没,我在想最近附近那些小鬼老是在我们社区恶作剧的事,该想个办法来治治他们。」我故意提到那些小孩「对啊,前阵子听说还在王太太家门口喷漆」真不愧是我聪明的太太,一点都不会感到慌张。

 

 「好啦,不提这个了,前阵子有邻居向我反应,社区公园内好像有不少野狗,我看我明天找捕狗队的来好了」我决定下狠一点的药。

 

 「野狗?有吗 ?我都没看过耶,找捕狗队会不会太夸张了」小君有点紧张地说道,我就不信你这母狗不会现出原形,我继续说。

 

 「不管有没有,找捕狗队的来找找好了,这样我这个社区主委才不会被抱怨」「喔!」小君没再答我。

 

 「嗯,好啦,该我去洗澡了」我起身走向浴室。

 

 「喂!喂!是小练吗 ? 是我!小君」「喔!是母狗啊,甚么事,又想被玩了吗 ?」「不是,主人您快把黑豹带离社区公园吧,我老公明天要找捕狗队去那边抓野狗」小君紧张地说道。

 

 「喔!我知道了!这么担心你的狗老公阿!」小练不忘羞辱小君。

 

 「主人,拜托你了」小君红着脸回答。

 

 「好啦!就这样吧」小练挂了电话。

 

 「希望黑豹不会有事!」小君心里想着。

 

 「老婆!我洗好了!」我走浴室,看了看电话筒,似乎有被动过的样子,於是故作镇定地对小君说。

 

 「老婆!我想喝茶,你去帮我泡一壶吧!」「好! 马上来」小君立刻走到厨房。

 

 小君一到厨房,我立刻把预藏在电话下面的 mp3 录音笔拿出来,重放一次,果然小君有打电话出去,这下次我有物证了。

 

 我并不打算用这个来和小君离婚,相反地我有更好的计划,我打了通电话给公司的秘书,要她帮我明天向公司请个假,然後就等明天了。

 

 (二)

 

 一早,我还是如往常般准时地出门,只是我并不是去上班,而是去那些小孩常会聚集的场所 -- 社区公园。到了社区公园,我点了根烟,坐在秋迁上晃着,等待这些小鬼的出现,看着眼前的景像,脑海不禁浮出昨晚小君放荡的样子,心里有些刺痛,但刺激感却超越了这种感伤。10点多时,那三个小孩出现了,那个叫小练的还牵着昨晚那只黑狗。他们看到我在那边,似乎很是惊讶,但还是很镇定的从我面前走过。

 

 「你叫小练是吧 ?」我沉稳地问道。

 

 「啊 ! ?」小练惊慌地转过头看着我。

 

 「过来一下,我想找你们聊聊」我招了招手。

 

 「我们又没做坏事」这几个小孩怯生生地说道,和昨晚玩弄我老婆时的模样相差甚远。

 

 「我没说你们做坏事,只是我有事要问你们」我的身材相当高大,练空手道出来的体格让这些小孩对我深为惧怕,只好乖乖地走到我面前,一字排开听我问话。

 

 「我问你,你叫小练是吧 ?」我指了指小练。

 

 「嗯!」「你过来,我有有趣的东西给你听」我把 mp3 录音笔录到的内容放给小练听。他一听脸色立刻大变,噗通一声地就跪倒在地。

 

 「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是你老婆她自己愿意的」其它小孩看到小练跪下,也慌忙地跪下,哭了起来。

 

 「胡说!我老婆怎么可能会是自愿的,你们不要哭了,我不会对你们怎样,但我要你们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听到我这样说,这几个小孩停止了哭泣,看了看对方,小练首先开口。

 

 「你自己说的喔,不过我们说的真的是真的,你老婆真的是自愿的」小练开始从头对我述说。

 

 小君毕业於国立大学的心理系硕士班,现在在附近的国中当心理卫生的老师,最近一直想再念心理系博士班,有一天她在浏览网路时,无意间看到了一个SM网站,这网站的主人饲养着一条母狗,这网主还把每天的饲养心得和照片都写在网路上,这当然不是普通的母狗,而是由女人装扮成的母狗,这母狗也会在网路上写她被调教的感受,其中有几个感想深深的触动小君的心。

 

 「真的可以从被贬抑的角色中得到快感吗 ?」「照片中的女人看起来的却是很快乐的样子」「可是快感是从何而来 ?」「看起来好丢脸」「不过好像很刺激」……种种不同的念头快速地闪过小君的脑海,之後,小君开始针对「女犬」「SM」「支配/服从」等等进行资料的研究,越是研究,越是好奇,於是小君决定以这个当成她的研究主题,她想探讨当女人处於女犬状态时的心理,但光是从网路上的资料并无法让小君真正了解这些女犬的心理状态,於是小君进入了一个SM聊天室,化名「母狗」。用这种化名进聊天室,果然成功地成为了整个聊天室一堆急色鬼的目标。大部份的讯息都无法引起小君的兴趣。正当小君准被离开聊天室时,有一个人传了一句问话「母狗,有没有想过母狗为何会是母狗 ?」这话引起了小君的兴趣,於是回他。

 

 「为何呢 ?」「打个赌,只要你愿意听我的话,很快你就会知道」「凭甚么我要相信你」「随便你,不要也行」小君思考了一会。

 

 「那……要怎么做 ?」「呵呵!你每天7点,记得上线,我会交待你一个指令,你必须尽最大的可能去完成,若无法完成,调教就中止,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指令了」「但若你能坚持下去,你将会发现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在等着你」「那今天你有指令吗 ?」小君问道「今天的指令是: 明天找一间公共男厕,进去後,把衣服脱光,趴在地上,阴户对着门外,等待3分钟,然後就可以回家了」「不要,好丢脸」「我说过,要不要随你,若没完成,调教就结束了」对方说完就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