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一夜情

       伦敦一夜情

         作者:烈烈风中
    


退伍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工作太早,求学也还没到时间,当兵期间存了点钱,虽然不多,但加点存款,搞个一趟远行倒是不成问题。反正没有女友的日子跟年纪相同,也不用担心东担心西的。刚好,飞英国的机票正在特价,那就走吧。

 

 难得去一次,好好地规划了几乎是环岛的一个月行程,怕造成行李跟体力的负担,把伦敦设定为最后一站。之前都住青年旅馆或民宿,省吃俭用,到了伦敦,就好好地发泄一下,选定几间风评不错的餐厅,多逛高级百货公司,就算买不起,也看得开心。

 

 而且到伦敦,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可以跟高中同学小映碰面。小映是个很可爱的女孩,高中时穿着白衣蓝裙的制服,绑起单马尾,大约155的身高,搭配脸上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特别可爱。长相不是艳丽型的,但有点刘亦菲的空灵跟朱茵版黄蓉的慧黠。一般男生都会先被他的长相吸引,然后更被她的身材迷住。

 

 理论上是小只马的体型,但却有稍微超出比例的胸部,有时候穿着较合身的制服或体育服,鼓鼓的胸前常常害的男生愣住,然后被她一阵教训。就算是教训,也是甜滋滋的,因为她的声音甜而不嗲,柔中又有点傲气。

 

 其实像这样的女生,也轮不到我这种阿宅亲近,顶多就是跟同性的同学聚在一起时,大家共同来幻想小映在自己身下呻吟时的样子,光是用她平常跟同学打闹时的尖叫声,就足以让我们硬上许久,再加上可能全裸、或是制服凌乱地披在身上,让胸前的肉团被自己的冲击而震荡的不停晃动,还真的有人就不小心射了出来。

 

 高中时,因为家里管得严,并没有人能追到小映,而小映自己虽然有喜欢的对象,却也阴错阳差地仅止于欣赏。到了大学,虽然是不同学校,但都在同一座城市,同学们不定时就会聚聚聊聊近况。虽然有想过要主动出击,但终究是缺了一点勇气,当然是更害怕失败。但毕竟近水楼台,跟小映的距离又更近了一些。

 

 只是像小映这么抢手的女孩,当然不会单身太久。

 

 果然,大二的时候,她就被同校的学长追走了。听到消息,失落是难免的,可是自从交男朋友之后,不晓得是男友的要求,还是大学生活的开放风气,小映的穿着打扮已经不再像高中时期的那么保守。有时候是热裤,有时候是露肚脐的紧身上衣,让我每次同学会后,回到房间都忍不住自己解决,更羡慕她的男友,能大大方方地享受小映的肉体。

 

 再过不久,大三快结束的时候,听说小映的男友噼腿,两个人分手了。照理说这是一个好时机,而我也因为这件事情,陪小映喝过几次疗伤酒,但终究因为自己缺乏临门一脚的勇气,只能当个陪伴她的好朋友。

 

 或许正是这样,小映对我已经没有太多的男女防备,见面时总是打打闹闹,肢体接触也变多了。这可就苦了我,毕竟像小映这样的尤物,明明近在眼前却又不能任意玩弄,要忍到回房间后才能自行解决,简直就是酷刑。

 

 大学毕业后,小映到了英国留学。我则是留在国内当兵。也才有了这次的英国之旅规划,以及期盼能再见到小映的心情。

 

 启程后三个礼拜,顺时针的玩过了英国各大景点,诗盖岛、苏格兰高地、爱丁堡、约克等,在抵达伦敦前两天,出了个意外。原本预定的伦敦民宿,因为老板在安排期程时出了差错,导致有一晚没地方睡。人生地不熟的,加上伦敦旅馆又特别贵,对预算造成不小影响。正当思考要怎么处理时,刚好接到小映确认一起吃个晚餐的电话。

 

 小映:「喂~星期三下午先约在王十字车站好吗?我去找你。」小映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让我的裤子忍不住又变紧了。

 

 我:「好啊。可是小映我跟你说,我这边出了点问题。」小映:「怎么了?」我:「就民宿老板出包,结果星期三晚上没地方睡觉…」小映:「真假?那怎么办?」我:「还在想办法啊…还是你有没有认识的便宜民宿?」小映:「伦敦便宜的民宿都很乱耶…不然这样好了,你明天一早就到伦敦对吧?先来我房间放行李,再看看怎么办,反正我明天没事。」我:「好吧,也只能先这样了,明天见啰。」隔天,从约克搭火车到王十字车站,大约早上快十点,跟哈利波特的月台拍完照后,一过街就看到小映。

 

 虽然在一堆人高马大的英国人中,要找到小映不是那么容易,但终归是自己朝思暮想已久的对象,身形一看就认出来了。

 

 跟大学时期相比,小映又多了几许成熟的韵味,比肩膀更低一点点的头发,混合着她的体香,散发出熟悉的迷人味道。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她的身材似乎更好了,穿着牛仔长裤却遮不住修长的腿型,简单套着一件衬衫,曲线仍十分明显。要不是很快就跟我会合,恐怕马上就会有人去搭讪吧。

 

 「真久不见,你感觉还是宅宅的嘛。」老朋友一开口就是呛声。

 

 「还好吧?我可是有转大人了,身材在军中练得不错好嘛。」我故意把手臂曲起来,挤出肌肉。

 

 「哎呦不错嘛,我来检查检查。」小映用手轻轻碰了一下,似乎有一点点脸红。

 

 「没骗你吧,倒是你怎么感觉身材变更好了,伦敦有吃补喔?」「当个兵居然会调戏女生了你这家伙,伦敦东西很难吃好不好?好啦先跟我回房间放行李吧。」留学生的经济通常都比较吃紧,小映也不例外,和两个欧洲同学一起租车站附近的二楼公寓,共用厨房与客厅、浴室。小映的房间不大,大约六坪左右,放张床、小书桌跟个衣柜,就没什么空间了。

 

 「这么整齐?是怕被我看到你的真面目吗?」「少来,我本来就这么爱干净好不好。」放完行李,小映就直接当我一天的导游,一路上走走吃吃聊聊,感觉起来又回到了大学时代,而且在这个异国的街道上,更像是一对情侣,当然这是我自己的幻想。原来出国后,小映又交了一个男朋友,但对方正在美国念书。还要再半年才能见到面。

 

 「那你不会很寂寞吗?」「当然有的时候会啊,但也不能怎样。」「这边都没有人对你有兴趣吗?你那么正?」「我的行情好得很,但是我已经死会啰嘿嘿,英国人也没绅士到哪里去,猪哥的不少,让他们看得到吃不到。」「你男朋友会担心吧?」「担心也没用啊,他又不能立刻到我这边。」不知是不是因为远距离久了,总觉得小映在谈他男朋友时,并没有那么的在乎。

 

 吃完了原定的晚餐,已经聊了一天的我们,居然还觉得意犹未尽,跑去附近的一间夜店续摊。英国的夜店其实也就那个样子,很吵的音乐、一群人挤在舞池里,另一群人散落在四周的座位区中。果然不适合我这个阿宅,不过英国妹身材不错的不少,也算是大饱眼福,而且还有不少对就直接在舞池里摸起来,真是不错。

 

 我跟小映都点了长岛冰茶,喝了酒的小映,聊天的尺度也大了起来,开始抱怨长时间的远距离,又是一个人在异国,深夜赶报告时常常觉得很寂寞。班上同学的示好虽然没有影响她的感情,但身体上的寂寞似乎没那么容易克制。有时候就会到夜店来放松一下。

 

 「到夜店怎么放松?」「像这样喝喝酒、跳跳舞啰。」小映的眼神已经有点朦胧了,我感觉的有些慾望的光芒。

 

 「跳舞的时候不会被吃豆腐吗?」我试探性地问。

 

 「你在想什么啊色胚…会啊,就像现在这样。」小映手指向舞池。顺着看过去,两男一女的三人组与其说在跳舞,更像是随着音乐的节奏在相互抚摸。与女人舌吻中的男性,双手环抱着她的腰;女人背后的男性,则是一只手蹂躏着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从短裙下面伸进去挑逗。看不清楚女人的面容,但这样一前一后夹击,应该很快就投降了吧。

 

 果然,一曲电音都还没结束,两个男人就把女人带出了舞池,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吞了口口水,不禁把我跟小映带入到刚才的情景。

 

 「所以…你也会被吃豆腐?」「会啊,来这边的男人又不是绅士。」小映理所当然地回答。

 

 「所以你也会像刚刚那样被摸?」「当然,很多人想上我好吗?」喝了酒后真的变大胆了。接着小映就直接走进舞池,彷佛是要示范给我看一样。

 

 小映这一去,就像一块鲜美的肉掉进鲨鱼池中,身边立刻就围了几个男性。由于身高的差距,小映顶多就是在他们的胸膛附近。从外面乍看之下是很难发现小映的,也因此让这些男人更加肆无忌惮。于是我也走进舞池,想更靠近地看一下。

 

 坦白说,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小映这么性感的样子,简直可以用骚货来形容。小映的两只手分别搭在两个男人的裤挡上抚摸,伸出小巧的舌头跟另一个男人热吻,一对奶子虽然还藏在衣服后面,但也早已被狠狠地搓揉着。别说我也跟着硬起来,要不是早就没位置,我也想跟着挤进去一亲芳泽。

 

 过不多久,音乐结束,DJ宣布要开始进行活动,先净空舞池,这几个男人原本想把小映带走,但小映说她有自己的座位,我也抓住空挡把她带走,他们才悻悻然地离开。

 

 小映说:「就像这样,其实很舒服,可以发泄压力。」「糟糕!」我想起一件事。

 

 「我今晚没地方住…」「都忘记这件事了…那不然你今晚就睡我房间吧…反正我室友都出去玩了,不会吵到她们。」吵到她们?听起好像有点双关。我在心理暗想着。不过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以不把握住?

 

 走出夜店,冷风让小映清醒了不少,但脚步还是有些蹒跚,我扶着她走回家。除了指示方向,我们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由于身体靠得很近,她的腰部不时会碰到我的重要部位,一来一往的摩擦,变得更硬了。相信她一定有感觉到。

 

 回到房间,小映自己先去浴室洗澡。我则是想牢牢记住刚刚刺激的画面,深怕一觉醒来忘了。没想到小映可以玩这么开,多希望刚刚自己也能够享受小映的服务…小映回来时,并没有像宅宅幻想的那样,以性感内衣的姿态出现在眼前,然后两个人就立刻大战三百回合,而是换上宽松的灰色棉衣棉裤,钻进被窝里。好吧,看来是没戏了,自己摸摸鼻子去洗澡,边洗边来一发,由于刚刚实在太刺激了,很快就缴械。